第9章

香格里拉的门口已经堵满了记者和粉丝,一辆辆豪车比邻停放,俊男美女跟不要钱似的扎堆出现,酒店门口的喷泉在灯光的辉映下好像在喷涌着黄金。

“高有什么用,又没有你美,敢站在一起绝对秒杀她们。”

罗总笑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伸手拍了拍的胳膊:“几天没见你,皮肤更嫩了啊。”

“嗯,慢慢你就习惯了……”

李桦睁开眼睛:“来啦,咦,这个小孩儿是谁啊?”

温小辉赶紧摆好干活的家伙。

“是。”

温小辉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平时除了授课和监工,甚少搭理他,最近虽然明显表现出了拉拢他的架势,可是突然跟他说这么多不该说的,就已经不仅仅是拉拢了,而是直接逼着他成为‘自己人’啊,这些话他听了,那就没得选择了。他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跟着附和。

“桦桦。”甜甜地叫了一声。

温小辉一愣:“啊,怎么了?”

一下车,就摆出了灿烂地笑容,迎面就和一个人握手寒暄,从门口一路到宴会厅,脸上的笑容就没时间卸下来过。

头发弄完后,李桦大方地把睡袍一脱,穿着内衣裤站了起来,在几人的协助下把坠地礼服穿上了,蹬上高跟鞋后,她比温小辉还高出了半个头,像个女王一样美艳迫人,气场十足。

“是。”

“是。”

温小辉闷声道:“我没那个意思。”

李桦噗嗤一笑:“,怎么你的人嘴都这么甜。”

四点钟的时候的司机准时把车停在了他小区门口,温小辉看着那辆暗红色的卡宴,心里默默羡慕,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比还厉害。

“你听说了吧?我们最近正在谈一笔四个亿的投资,要在全国十四个城市开设工作室和学校,这对聚星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时机,可是琉星担心砸招牌,不愿意扩张,晓妍又不满意分成,横挑竖拣的,这笔生意要是由着他们去折腾,早晚得吹了。”

笑道:“那不是明星,他啊,你就别想了。”

笑着说:“人家逆生长嘛。”他推了温小辉一把,“adi,这是xx投资的罗总,罗总,这是我的小助理,adrian,你叫他adi就好哦。”

“是啊,邵首长的大女儿,那是邵首长的小儿子,邵群,生了三个女儿才得来的这么一个独子,金贵着呢。”

“雪梨姐,对不起,我临时有事,我今天不能去了。”

上完保养,开始做妆前的准备一边用手指轻柔地点着妆前乳,一边指挥温小辉,“adi,把假睫毛修剪好,盒子里有之前的样品,剪出四个备用,把眉粉调到最接近桦桦的发色的颜色……”

“这个看缘分吧,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人呢。”

温小辉脸上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住了也看了出来,便不再添油加醋,笑盈盈地说:“罗总,你今天好好玩儿哦,改天我们再谈谈合同。”

电话那头沉默了,老半天,雪梨才说:“小辉,我是先跟你约好的哎,而且时间这么紧,你让我现在上哪儿找人去?”

续道:“而且啊,风流得不得了,国外回来的,有些玩儿法你可能听都没听过。”

匆匆赶回家后,他妈还没回来,他快速洗了个澡,开始做头发、化妆、擦鞋、烫衣服,全身捯饬完,他看着立身镜里俊秀漂亮、精雕细琢的青年,心里颇为满意。

温小辉的拳头在桌子底下握紧了,他很怀疑,他真的会习惯?

管家把他们带到了化妆间,门一开,一个穿着黑色丝绸长袍的美艳女人正坐在镜子前,美容师正在用仪器给她提拉皮肤。

“我知道。”

罗总笑眯眯地看着温小辉,一双眼睛在他身上上下打量,明显有些放肆。

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车里一片沉默。

确实有自傲的资本,今年不过28岁,已经是圈子里排得上名号的造型师,这口饭不受年龄限制,越吃越香,温小辉非常佩服他的才华和敬业精神,平时不交四位数的学费,根本看不着化妆,温小辉现在一眼都不想漏看。

温小辉平时话是不少的,但是在面前根本不敢多言。其实长得一点都不可怕,个子不高,清瘦,很俊秀,可自有一股凌厉刻薄的气场,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狠角色,温小辉初涉人世,一直以为努力的目标。

温小辉听得心脏一蹦一蹦的,只能继续点头。

这个圈子里光鲜奢靡的景色看多了,谁能不陶醉,谁能不艳羡,成天和一帮富得冒油的人混在一起,难免会幻想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只有当挤着地铁回到80平的小房子里时,才会清醒过来,那种心理落差会让人越来越渴望金钱和名誉。

温小辉僵笑着说:“一定一定。”

“还有,平时多试试几种眉形,我觉得应该有更适合你的。”

上了车把温小辉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笑道:“armani的新款啊,挺合适你的。”他的手捏着温小辉的下巴,左右晃了晃他的脸,“教过你的鹅蛋型修容,额角和鬓角这里衔接的一点都不好,这里的修容粉扫得不均匀,换一把好点的刷子,平角的。”

纠结了半天,他惴惴不安地给雪梨打了个电话。

拽着他移动到宴会厅边缘,重重吁了口气:“靠,累死我了。”

“谢谢。”

温小辉忙进忙出,并偷偷在一旁学艺。

“桦姐你放心吧,比你高的没你漂亮,比你漂亮的……哎,我还真不知道哪儿有比桦姐漂亮的人存在哎。”

“啊,你这个小助理好嫩啊,成年没有啊。”

“其实我也挺舍不得的,我跟晓妍虽然不对付,可也毕竟合作了多年,情义还是有一点的,琉星,算是我的老师,对我有知遇之恩,唉,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他们。”闪烁着精光地眼睛看着温小辉,“如果聚星真的要分家,我希望留在我身边的都是我看得上的人才,adi,你的机会马上就要来了,你要把握住哦。”

拍着手道:“桦桦女王你好美哦,我都要给你跪下了。”

讽刺地一笑:“是啊,谁不想找又高又帅又有钱的,可人家凭什么看上你呀。你呀,现实一点,你现在需要的不是猛男,而是你事业上的助力,你懂不懂?”

“我以为……”温小辉有些措手不及,他以为还要过好几天,至少会提前告诉他吧,哪有人提前两个小时通知的?

管家客气地领着他们进屋。

拍了拍他的脸蛋:“可真是个小孩儿。”

温小辉感到一阵难受,他内心狠狠挣扎了一下,低声说:“,我、我还是跟你去吧。”

笑了笑:“别那么紧张,放松点。”

“当然成年了,我怎么会用童工,19岁啦。”

叹了口气:“是啊,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吧,我现在势头比他们都好。琉星年纪大了,思维局限得厉害,这两年都没有什么创新,晓妍那个女人我从头到尾都没看上过,要不是她有个有钱的爹,就凭她那点本事,混得出头才怪。”

温小辉递过来一杯苏打水:“,喝点水吧,这么半天嘴都没闲过。”

“adi每周的二、四、六都是早班啦,罗总随时可以带adi出去吃好吃的呀,xx路新开的那家意餐就不错,adi上次还说想去吃呢。”

瞪起眼睛:“你失忆了是不是,我要先带你去李桦家做造型,然后跟她一起去香格里拉。”

“你先回去吧,不许迟到。”

“19。”

不远处传来一阵小骚动,人群微微分开,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正跟周围人谈笑风生。

几人提着李桦的裙子,把她送进了车里,他们浩浩荡荡地往酒店开去。

温小辉惊讶道:“今、今天?你不是说过两天吗?”

温小辉小心翼翼地说:“,你的意思是……”

温小辉学着他的样子,不管认不认识,一律堆着笑应酬,开始的一点点怯场很快就被他克服了,他甚至有点后悔今天没把发型弄得更成熟一些,这样就不会让人一眼就看出年纪小了。

瞄了他一眼,笑道:“春心萌动了,啊?”

温小辉嘿嘿一笑:“好多帅哥啊。”

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整张脸都亮了,声音娇媚了八度:“罗总。”

一进屋,温小辉就被这别墅的奢华阔气所震撼,他要拼命控制好面部表情,才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刘姥姥’。

温小辉点了点头。

“走吧,今天出席的女星我都查了,除了两个模特没有比我高的,烦死了,每次有模特都要穿这么高的鞋。”

“阿凯出国了,我的临时助理。”

俩人转过头去,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笑着走了过来。

温小辉心想,言外之意就是说我傻?他撇了撇嘴,虽然不服气,表面上只能陪笑,“我觉得自己也挺笨的,还需要多提点。”

温小辉拿上东西,走出了工作室,一路皱着眉头,手心把电话都攥出汗了。

直到慈善晚宴开始,俩人落了座才低声道:“你怎么这么蠢啊,把情绪写在脸上,你是想让我难堪还是想让罗总难堪?”

“当然是你了,你最年轻,入圈最晚,但名气一点都不输给他们。”

上完妆开始给李桦做头发,温小辉和保姆用手指一丝一丝地顺着礼服上的羽毛。

温小辉在大小荧幕上见过她很多次,没想到本人的皮肤、容貌、气质比电视上还要耀眼得多,美得光芒四射。

温小辉顿时明白让他别想了是什么意思,不说外形,光是这家世就是普通人一辈子高攀不起的。

“好。”

记下电话,罗总朝温小辉暧昧地一笑:“改天请我们未来的顶梁柱吃个饭,小adi,你可要赏脸哦。”

温小辉心里骂道,投缘你大爷啊。

雪梨的语气很低沉,虽然没有明显地苛责,可还是让温小辉脸上发烫,他感到一股难言地愧疚,只能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雪梨姐,我让我朋友过去帮你好不好,我下次给你免费做,随叫随到,我……”

他现在赶去给雪梨做造型,是不可能四点之前回到家的,如果他爽约,雪梨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去找谁?可给他的机会又是他无论如何不想错过的,他一时陷入了两难。

现场给李桦做了个脸部按摩,然后开始一层层上保养品,他那两只细白的手像两朵温柔地羽毛,甚至不需要用脸去感受,光是看着他的手法,都能想象那是怎样一种享受,温小辉目不转睛地看着,决定回家多拿他妈练习。

接过保姆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我看看。adi,把化妆箱摆好。”

温小辉忍着不适和罗总握了握手。直觉告诉他这个罗总对他有企图,从小到大,他在不少追他的人身上看到过这种欣喜的眼神,只是鲜少有像罗总这么让人赤-裸-裸。

满不在乎地说:“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了,那你是不想去了?”

温小辉肚子里窝着一股火,谁他妈说过要去吃什么意餐,他没想到卖他卖得这么不加掩饰,简直一点廉耻都没有。

温小辉这才得空欣赏大厅里的人,帅哥实在太多了,他看得眼睛都要花了。

“!”

“啊?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好小啊。我刚出来工作的时候,跟你一个年纪,那个时候是真傻,什么都不懂,吃了不少亏。”笑道,“你真像当初的我。”

“嗯,今天你表现好,以后我会常带你出来的。”

温小辉感觉心脏怦怦直跳,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面,让他兴奋不已。

“xx集团啊。”

“哎哟,我问问都不行嘛。”

“是个女的呀。”

温小辉感到一阵不舒服,他勉强堆起笑容:“罗总好。”

“我……”温小辉支吾半天,他本来想撒谎,可谎话到了嘴边又给咽回去了,雪梨一直对他很好,他真的要拿谎言敷衍她吗?他深吸一口气,低声说:“我们老板想带我去一个慈善晚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所以……”

“个子高,壮一点的。”

“罗总是咱们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你可不准得罪他。”

“桦姐好。”温小辉道。

“阿凯那型我也不喜欢好不好,人家公私很分明的。”

罗总已经拿出了手机,温小辉也只能和他互留了号码。

车子驶进了一处私密的别墅区,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前。

“喜欢什么型的?”

温小辉半懵半懂,他有种窥见了秘密的兴奋,又有些承担了秘密的紧张,他跟琉星、晓妍接触不多,如果聚星分家了,他肯定是要跟着的,如果能拉到那笔投资,那么聚星在手里肯定会做得更好,怎么想,这对他都是一件好事。

温小辉惊讶道:“他是双吗?”

“你比我以前好多了,你有天份,有股机灵劲儿,而且长得也好看。”扭过头来,冲他一笑,“adi,你只要走对了路,一定能红的。”

温小辉耸耸肩,不以为然:“哦。”

“没问题,聚星有这么多你和adi这样的青年才俊,我对投资前景非常看好,哈哈哈。”

“你觉得我、琉星和晓妍谁更有天赋?”

“桦桦,我们现在出发吧。”

“这个慈善晚宴的主办方知道是谁吗?”

李桦笑了笑:“我就说嘛,你也不喜欢这型的。”

温小辉拿着手机,看着往来的人潮,突然感到不知所措,整个人都要被内疚和羞耻感淹没了。明明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可他就是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撞碎了,在这之前,他从来不是个不守信的人。心底好像有个声音在默默问他,真的要这么做吗?这样对吗?

“是我的人都很诚实。”给了温小辉一个赞赏的眼神。

“呵,什么高呀壮呀鸡-鸡-大啊,都没用,有钱才是最重要的,有钱了还愁找不到帅哥操-你?”

“一会儿找桦桦帮忙引荐一下,桦桦睡过他。”

“我让你跟谁说话你就跟谁说话,我会介绍你用得着的人给你,到时候机灵点,主动留个电话什么的,这些不用我教你吧。”

“喂,adrian,你到哪儿了?”

李桦笑盈盈地说:“镜头会把人变胖的嘛。”

白了他一眼:“让你去吃个饭,又不是让你去死,你至于摆脸色吗。”

瞄了他一眼,轻笑道:“羡慕吗?”

嗤笑一声:“那你就去赴约啊,难道我会逼着你跟我走吗。”

“xx集团的董事长知道吗?”

白了他一眼:“双有什么奇怪的。”

温小辉笑道:“借你吉言。”

温小辉听着这话不太舒服,虽然的意思他懂,而且这种事在哪里都不少见,可他没把谈恋爱想得那么复杂,也不希望那么复杂。他只能应和道:“嗯,我明白。”

“不是,我当然想去,可是我提前跟她约好的。”温小辉声音越来越小。

温小辉回想了一下,可能真的是自己反应过度了,也许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场面上的客套,他只好道:“,对不起,我没应酬好。”

星期六下午,温小辉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突然走过来,冷不丁地说:“四点钟在你家楼下等我。”

“好啦,开玩笑,你看我皮肤状态可以吗?”

“就是啊,全是熟人。”

“adi很有才华的,绝对是聚星未来的顶梁柱。”笑眯眯地说,“adi,你跟罗总这么投缘,互留个电话吧,下次罗总来店里直接找你就好了。”

“可是……我今天已经答应雪梨姐了啊……”他早就和雪梨约好今天要给她化妆的,雪梨要上一个很重要的访谈,也是耽误不得的。

因为有个人渣前男友,温小辉一直对双性恋很排斥,一听说邵群是双,顿时有点倒胃口。

温小辉依然有些局促。

温小辉眼前一亮,那男的简直帅得没边儿了!隔着西装都能看出他蓬勃的胸肌,身上自带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桀骜和贵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温小辉忙问道:“,那个是谁呀,没在电视上见过啊。”

罗总走了之后,又有熟人走过来和打招呼,温小辉的情绪有点提不起来了,之后就没怎么再说过话。

“今天不是过两天吗。”

“我知道。”

他在路口站了半天,也没有勇气再给雪梨打电话,他想,就这样吧,以后再找机会道歉,他期盼了那么久的机会就在眼前,他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不错嘛,少年英才。”罗总伸出手,“adi,你好啊。”

叹了口气:“看来聚星要走得远,只能卸掉一些重负了。”

“高光也不行,如果掌握不好轻重就先和粉底混在一起抹,别下手那么狠,会显得脸油的。”

突然问:“adi,你几岁了?”

车上用告诫地语气对温小辉说:“到了现场不要乱走动,不要乱说话,你一直跟着我就好了,免得做错事给我丢脸。”

温小辉也赞道:“桦姐你美翻了,比电视上美十倍,真的是巴掌脸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