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温小辉有些内疚,虽然他也没做什么坏事,可毕竟骗了他妈。可他又真的很想去洛羿那里,既不辜负雅雅对他的嘱托,最重要的是他能偶尔从遥远的通勤路途中解脱出来,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见鬼了,你刚出生丑死了,你长这样一是我基因好,二是我养的好。”

笑了起来。

“呿,小爷是有节操的,说要十八厘米猛男,就要十八厘米猛男,怎么可能对小孩子下手。”

温小辉塞进耳朵里,是一首调子轻快悠扬的曲子,略带沙哑的女声唱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他把额头抵在洛羿的背上,闭着眼睛跟着曲子轻哼起来,感觉自己也回到了一年前,那个时候他也是一边骑车一边听歌,每天的烦恼只有写不完的作业和永远不够的零用钱,他虽然讨厌学习,可跟每一个工作的人一样,怀念学生时代。

上午一般没什么客人,温小辉收拾完毛巾,就去跟露姐对着模特练化妆去了。

笑道:“你怎么一直站着,坐呀。”

温小辉笑着跑了,小艾抡着拳头在后边儿追他。

温小辉兴奋地说:“谢谢、谢谢,我是太激动了!”

“漂亮妈妈说什么都对。”

“晚上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我小时候那么漂亮,你才不舍得呢。”

道:“过两天有个xx集团举办的慈善晚宴,在香格里拉,邀请了不少名人,我也受邀了,当天正好要给李桦化妆,你要不要去给我打下手啊?”

洛羿看着luca的车,若有所思地说:“他不是本地人吧。”

“哎哟,两个大活人还能饿死啊。”

“不行啊,我昨天没回去,今天必须得回家,不然我妈要吃人了,改天吧。”

冯月华指着地:“跪着过来。”

“好。”

值早班的人不多,温小辉进屋后,只有luca和另外两个女同事,一个是小艾,一个露姐。

温小辉虽然有些懵懂,但还是意识到是想拉拢他,他赶紧坐下了,也许自己的机会真的要来了。

温小辉哼道:“有毛过节,不就是嫉妒我,嫉妒我长得比他好看,老客比他多,比他受器重,什么事情都爱找我茬,烦死了。”

看了一眼他那小媳妇样儿,有点想笑:“昨晚回去反省没有。”

“啊?”温小辉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洛羿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是啊,怎么了。”

“呿,你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还装。”

露姐催促道:“别闹了,小艾,小辉,你们去把昨晚晾的毛巾收回来了。”

走出门,温小辉问道:“从这里怎么到xx路啊,附近有地铁或者公交站吗?”

“有证据吗?”

“那你们吃饭怎么办。”

温小辉烦躁道:“嗯,嘴贱得不行。”

“也才比我小三岁嘛。”小艾嬉笑道,“算啦,我还是等他长大吧。”

一辆红色的per突然拐了进来,有些粗暴地停在了他们旁边,距离他们不过20厘米,把俩人吓了一跳。

饭桌上,温小辉扯了半天无关紧要的,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妈,我有个同事住在xx路那边,离工作室很近,她亲戚回老家了,空出一间屋子……”

“是!”

俩人跑到顶楼露台,那上面拉了四条晾衣绳,挂了上百条毛巾,他们一边收一边聊天。

“绝对不会!”

洛羿有些失望:“好吧,那我们……”

洛羿插上耳机,载着他驶出了小区。

温小辉翻了个白眼:“我低碳环保心安理得啊,某些人卖……”他想说“卖屁股”,可当着洛羿的面儿,难听的话硬生生给咽回去了,“不知道拿什么换来的车,坐着也不怕被烫着。”

“你跟他有过节吗?”

温小辉笑着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冯月华:“不要生气嘛,小艾跟男朋友吵架了嘛,好可怜的,我昨晚留下安慰安慰她。”

小艾朝他一拱手:“小女佩服。”

温小辉有点紧张,毕竟昨天刚被臭骂过。

“你听听看。”

温小辉笑骂道:“才十五,你要干嘛?”

温小辉摘下他一只耳机:“你听什么呢?”

温小辉撒娇道:“妈,你今天好美好年轻哦,看来羊胎素效果不错,我再让朋友从香港带两瓶好不好。”

luca朝他比了个中指,关上车窗,把车开走了。

低声说:“这件事你先别告诉luca,免得他又来惹你。”

“回见。”

“哦,一个远房表姐,好久没联系了,前段时间才知道她儿子在北京。”

luca冷笑一声:“酸死了,有本事你也去卖?”

小艾暧昧地眨了眨眼睛:“这么说,你跟他血缘关系很远嘛,以前还没见过,你昨晚在他家睡了?”

冯月华白了他一眼:“吃饭没有?”

冯月华皱眉道:“你想搬出去?”

“反省了。”温小辉心里不服气,明明是luca先挑衅的,可他不敢说。

晚上回到家,温小辉缩着脖子进屋了,冯月华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眼刀子嗖嗖地飞了过来。

车窗降了下来,luca从里面探出一张妆容精致的脸,斜睨着俩人:“哇,adrian,你今天比坐地铁还环保哎,低碳出行的楷模啊。”说完还贱兮兮地鼓了鼓掌。

冯玉华想了想:“安不安全啊。”

洛羿把他送到了工作室楼下,温小辉跳下单车,伸展了一下腰:“谢啦,你快去上课吧。”

洛羿道:“我回头给你查查,今天我先送你过去吧。”

温小辉深吸一口气,往工作室走去。其实每天上班都像是一场战斗,要应付嘴贱的同事,挑剔的老板,难缠的客人,刚开始来的时候,他阅历不够,就一根筋不会拐弯,吃了不少亏,现在总算是在这里站住脚了。

“没呢,吃饭吃饭。”

“不是,我哪儿有钱搬出去住啊,我那个同事胆子小,女孩子嘛,不敢一个人住,想让我隔三差五去陪她,我最近太累了,工作室离家那么远,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就三个小时,尤其是晚班,到家都半夜了,实在有点撑不住了,我想……以后我要是值晚班,就去她那里睡。”

午饭之前来了,直接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我外甥啊。”

“哼,人贱自有天收,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温小辉看了看表,“你快去上课吧。”

“没什么,不必跟小人一般见识。”

温小辉眯起眼睛,闪电般伸手捂住洛羿的两只耳朵,附身对着luca露出一口森白的小牙,低声道:“我才不会像你卖得这么便宜。”

“行,走吧。”温小辉坐到了后车座,不过这回很规矩的没去搂洛羿的腰。

“放心,我才不告诉他。”

温小辉闹不明白想干什么。

温小辉顿时激动了,李桦可是国内一线女星,跟关系很好,平时都是带自己的助理去的,怎么样都不可能轮得到他这个实习助理的话直接把他砸晕了。

“是你成天嚷着要找十八厘米猛男的嘛,我还以为你一没忍住就……”

温小辉恍然大悟,他之前听过八卦,聚星的三个合伙人彼此都想把另外两个挤掉,大概他们合伙建这个工作室的时候,也没想到能把它打造成全国知名的造型工作室吧,如今蛋糕大了,谁都不愿意和别人分了。

“还行,二十多分钟,不会迟到的。”

“这个圈子里啊,像luca这样的人多得是,他是你碰到的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也不是最难缠的一个,你既然想走这条路,就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那行吧,我也觉得你值晚班回来太晚了,每次你值晚班,我都要等到你回家才能睡着觉。”

luca脸色一变:“我看你是卖不上价,饥不择食连未成年都下手了吧。”

“哇,你们家人是不是都长得那么好看,你外甥简直就是完美的初恋学长的形象啊,几岁了几岁了?”

小艾年纪和他差不多,是聚星一个合伙人的远房亲戚,手脚有点笨,还好长相性格都单纯可爱,在工作室是吉祥物一样的存在,露姐给一个合伙人当了多年助理,在这里是老资历。

“去买套像样的衣服,啊。”

斜了他一眼,笑道:“要不是阿凯临时有事,我才不会带你去呢,你去了就要争气,不可以给我丢脸哦。”

冯月华狠狠掐了他大腿一把:“越大越不听话,早知道当年把你扔垃圾桶里。”

“啊,你骑单车送我过去?很远吧,你上学该迟到了。”

温小辉松开了手,胸口起伏着。

“不服气是不是啊?”仔细端详着自己刚刚打过蜡的光亮圆润的指甲。

“是啊,而你是我招进来的。”还在看自己的指甲,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小艾吓得大叫一声,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了。

温小辉挑眉瞪眼,大声骂道:“哪个不长眼睛的,找死啊!”

小艾的手顿了顿,轻叹一声:“我怀疑他劈腿。”

洛羿道:“那是你同事?”

温小辉骂道:“操-你-妈这是我外甥,再不滚你今天就别想开车回去了。”

温小辉勾住她的肩膀,神秘地说:“你这口气怎么跟我妈那么像……来来来,我悄悄告诉你。”

“没有,就是直觉。”小艾摇摇头,“不说他了,烦。对了,你怎么从来没说过你有侄子啊,你不是独生子吗?”

“adi,其实我在楼上看到你了,还有luca,那个骑单车的男孩儿是谁啊,好帅好可爱啊。”

温小辉突然在她耳边大声叫道:“亲戚家!”

“没有。”

温小辉不明所以地“哦”了一声。

“没什么不安全的啊,那个小区不错的。”

“怎么了,你跟你男朋友又吵架了。”

点着桌子:“喂,你说话啊,别让我一个人在这儿说啊。”

“好,改天见。”

温小辉使劲揉乱她的头发:“瞎想什么呢你!”

“晓妍姐。”

小艾蹦跶哒地走了过来:“adrian,你居然没换衣服!说,昨晚去哪儿鬼混啦?”

小艾眨巴着晶亮地大眼睛,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

“你知道luca是谁介绍进来的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