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少年看了一眼短信,喉结滑了一下,他深深看了温小辉一眼:“正好顺路,我带你去吧。”

少年扶着他站了起来。

找人问了下路,他往南走去。

“才不是呢。”温小辉走过去抱住冯月华的腰,撒娇道:“我还没找到十八厘米外加八块腹肌的猛男呢,哪儿来的失恋啊。”

温小辉跨上了后座,看着少年白衬衫下若隐若现地腰线,心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于是不客气地搂住了。

他和他妈从小几乎就无话不谈,他妈比较时髦,当初什么超短裙啊、喇叭裤啊、烫头发啊、纹眉啊,新鲜的东西她都敢于第一波尝试,四十多了依然敢穿敢戴,保养得也好,所以他喜欢男人这件事,从来就没瞒着他妈,他妈也坦然接受了。

冯月华扭头看向他,表情明显有一些担心,看到他精神不佳后,眉毛拧了起来:“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一阵微凉地春风拂面,温小辉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空气中飘来一丝淡淡地剃须水的味道,清爽沁透,让人心旷神怡,少年的白衬衫也吹了起来,若有似无地抚过温小辉的脸颊,充满了阳光的干爽气息。

“是吗,那谢谢啊。”

温小辉感觉心脏猛跳了几下,虽然他向来喜欢成熟猛男,对这种青涩的小男孩儿不感兴趣,可这孩子长得也真是太好看了,难免引人遐想。恍惚间,他总觉得这少年有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温小辉站直后,发现这孩子比他还高,他虽然不算很高,可也好歹是标准的,这些后辈营养真是太好了。

“只是刮了一下,没事儿。”温小辉拍了怕裤子。

出了地铁他就转向了,他从小在京城长大,却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

“嗯,拜了,小帅哥。”温小辉深吸一口气,心事重重地走了进去。

“你好,是曹律师吧。”

温小辉忍不住抬头,入目先是一双很干净的白球鞋,然后是蓝色的校服运动裤包裹着的一双好像看不着边的长腿,接着是雪白衬衫的下摆、一粒一粒简单莹润的纽扣、半挽起的袖子,最后是绵延地锁骨和凸起的喉结。少年脖子上垂坠下来的白色耳机线在眼前晃啊晃,就像催眠的钟表,让人有短暂地失神,温小辉觉得身体有些热,紧张得不敢往上看了。他虽然已经工作了,可刚脱离穿校服的生涯也还不到一年,这男生光是声音和身材已经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少年歉意地说:“对不起啊,我正在听歌,有点走神,你哪儿受伤了吗?”

少年的眼神也一直在温小辉脸上游弋,眼睛特别亮。

很快的,少年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小酒庄前,酒庄门面不大,但纯欧式的装潢很有品位,细节打造得非常精致,红酒的甘醇香味已经扑面而来。

“进去吧。”少年道。

温小辉哭笑不得:“妈,你要不要这么彪悍。”

他脑中闪过一道刺眼的火花,劈得他大脑呈现短暂地空白。他猛然想起了为什么这个少年他看着面熟,因为他长得像——洛雅雅。

温小辉想说点儿什么,但又觉得勾搭一个未成年的小男孩儿不太好,毕竟他还是喜欢成熟猛男的,何况他现在也确实没有心情,索性作罢。

“你真的没事儿,要去医院看看吗?”

“你怎么了,摔伤了吗?”少年蹲了下来。

温小辉走出工作室,感觉整个人都没力气了,走一步脚上跟灌铅一样,今天就像自己的受难日一样,从一睁开眼睛就痛苦到现在。他虽然有心想省钱,可还是忍不住打了车。

温小辉趴在地上,一时充满了无力感,疼倒是不疼,只是觉得从昨天到现在,诸事不顺,让他感到相当疲惫。

冯月华剜了他一眼:“一早上回来就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强-奸了呢。”

温小辉仰头,对上一双深邃漂亮的眼眸,他有些失望又有些兴奋,失望的是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太小了,兴奋的是他长了一张完全不辜负他的声音和身材的超级俊脸,皮肤细腻光滑,头发乌黑浓密,从下往上看,睫毛像两把扇子,嘴唇格外地嫣红,浑身都撒发着青春与阳光的气息,好看到耀眼。

“我们?”温小辉怔了怔,一扭头,发现那个少年居然也悄无声息地跟了进来。

酒庄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身材高大,带着严谨的金丝眼镜,相貌堂堂,完全的精英范儿:“温先生?你好。”

下班之后,俩人被叫到办公室臭骂了一顿,还各扣了500块钱,一个星期白干了。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头顶传来一道清朗地声音,听得温小辉心神一颤。那是属于少年的、介于青涩与成熟之间的音色,那声音有一种阳光穿透空气挥洒大地的空灵之感,好听到让人浑身酥麻。

摇摇晃晃地回到家,他提鼻子就闻到了屋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儿。这平凡的、朴素的、平时根本不会引起他任何注意的味道,此时却让他分外地感动,因为从今天早上到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少年丧父、被母亲抛弃、十来岁就离家打工、最后年纪轻轻结束生命的洛雅雅。这样平凡的幸福,恐怕是她万金难求的。

温小辉被他看得脸发烫。

第二天下了班,温小辉赶往曹律师发给他的地址。

“没有,就是喝酒难受了。”

冯月华白了他一眼:“不要脸。”神情却是松了口气。

少年笔直笔直地站在他背后,双手插兜,精致稚气的脸上扬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他用那清透如泉水的声音说:“你好,舅舅。”

“是的。正巧你们都来了。”曹海的目光看向温小辉身后。

少年的身体似乎僵了僵,很快就骑动了自行车。

温小辉想起什么,掏出手机把短信给他看:“哎,你知道这个地方吗?我找不着。”

少年定定地看着他,似乎没打算走。

他把脸贴在他妈的肩头,感觉心情平静了一些,明天……他能镇定地面对那个他素未谋面地“外甥”吗。

他推开家门,冯月华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兔崽子,进屋脱鞋!”

少年也没说话,安静地骑车。

“不用不用。”温小辉挥挥手。

走了快十分钟,依然没看到路人说的那个大楼,他感到有些烦躁和焦虑,为自己的迷路,也为即将见到的人。

自行车发出刺耳地紧急刹车声。

温小辉换上拖鞋,走进厨房。

“你还有脸说?”

很多年以后,这一幕都还深深地印刻在温小辉的脑海里,甚至回忆起来时,仿佛那股剃须水夹杂着阳光的味道都还犹然在呼吸之间,美好的一如四月的暖阳,温暖纯净得让人心醉。

冯月华哼道:“是不是失恋了?”

温小辉道:“没错,就是这儿,谢谢了。”

少年拍了拍后座:“来吧。”

“知道了。”

温小辉抓了抓头发:“朋友过生日嘛。”

背后传来一阵自行车的声音,他扭过头去想把人喊住问路,一回身,见那自行车几乎就在自己身后,四目相接,温小辉没来得及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只记得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讶,俩人同时吓了一跳,自行车一带,他重心不稳,直接被刮倒在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