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声深情

这动作算不上暧昧,但亲昵肯定是有的,只有关系好的人才会这么做,还做得这么自然。

江效安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说来奇怪,他对自己的桃花很迟钝,但对于眼前这个女生,他隐隐能觉出,她是喜欢沈御的。

沈御低着头走过来,抬起头时伸手轻碰过江效安的脸颊。

最后一幕依旧没有江效安什么事儿,他坐在场外看沈御表演。这几天他都很勤奋地出入舞蹈室,沈御问他去干什么了,他还特别神秘地说:“保密!”

沈御刚刚下楼去买水了,这会儿还没回来。江效安颇为难,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楼了。

听起来就像是在关心女生。

沈御换好拖鞋,转身看他,眼里带着笑意,这是这么多天来两人最顺畅的一次交谈了。

江效安有时会躲,有时不会。

江效安吃到一半,聂华回来撺掇两人晚上去酒吧转一圈。

女生看到江效安,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不下来了呢。”

女生把手里的礼物袋递了过去:“帮我给沈御,算我求你啦,之前求你那么多次你都不答应,我也不奢望你能跟他说我的好话,就帮我递个东西还不成吗?”

大热天的,也不知是谁提议去吃火锅。一群大学生拥挤着进到火锅店,沈御伸着一条胳膊为江效安挡住流动的人群。

他不知道江效安对自己是什么感情,如果江效安只把他当作朋友呢?那这隐秘的无法见天日的痛苦,还是他一个人承受得好。

他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又很快停下。

“他们在跳舞,我跳不起来,就回来了。”

“啊——最后一幕!杀青!”随着曲欣霂兴奋的大喊声,这部微电影终于落下帷幕。

曲欣霂说:“也算杀青了,咱们一起去吃顿饭吧!”

江效安的目光始终看向沈御,他知道沈御对他来讲是不同的。

“嗯……”江效安沉吟,“什么事儿?”

江效安这才跟上去。

周末连食堂都怠惰,只简单炒了几个菜,江效安去吃饭,同班的一个女生凑过来,坐在他对面:“哎,沈御怎么没和你一起?”

沈御抬手抻到上铺,拍了下他的脑袋。

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记忆里所有事物都是充满色彩的,推开教室的门,里面只站了一个人。那人身上浓重的墨色与他周围的所有事物都不相符,江效安一眼就望见了他……

江效安:“我不去。”

其实这几天里沈御对着江效安,手脚就不是很老实。偶尔故意贴近他,蹭着他的胳膊,偶尔低下头将热热的呼吸打在江效安白皙的脖颈。

江效安不敢抬头看,他能感觉到沈御的视线。他怕一抬头,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会碰撞出更炙热的火花。

这倒让沈御愣住了,原来是自己误会了。但即便如此,他也已经决定坦然面对自己的感情,如果他不去争取就失去,那他大概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女生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再不接礼物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江效安垂下眸,掩住眼中的情绪,轻轻应了一声。

第二天早上沈御叫江效安起床,聂华先蹿起来,一脸惊讶地道:“你俩和好了?”

沈御:“本来也没吵架。”

江效安:“谢了。”

一群人起哄:“切……”

那女生叹了口气:“那行吧。”

他洗漱完,沈御带着饭回来,两人碰面,彼此沉默。

江效安支起身,沈御正背对着他换鞋,好像就是那一刻江效安释然,回应道:“这不是有气氛吗?聂华他们呢?”

这女生有点儿自来熟,江效安招架不住,每一次都找借口拒绝了。

江效安抿抿嘴巴,那种酸涩的、像冒汽水泡泡的感觉一直环绕于心间,他吃了没两口就起身走了。

江效安是下午回宿舍知道这事儿的,沈御亲口跟他讲了,他不明白沈御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但是他一抬头,话都没有问出口就明白了。因为这次他从沈御的眼里真切地看到了,那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情愫。

他到底不是个懂得隐忍克制的人。

他最近经常站在那面偌大的镜子前同自己对视,静下心来把自己当作剧中的人物,闭上眼校园的各个角落都展现在他的眼前,走廊外的侧梯、操场杨树下那只警惕所有人的花猫……

沈御的嘴角向下抿,“嗯”了一声算作回应,然后又说:“都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做什么呢?快回宿舍吧。”

其他人都不信。

“那你怎么先回来了?”

所有事情都回到正轨,两个人也都以为他们会一直维持着朋友的身份,直到毕业。

沈御回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想他是喜欢沈御的。

江效安抬起头,沈御抿嘴将视线移开,手却没伸回去,依旧为江效安挡着。

微电影还在有条不紊地拍摄着,沈御经常上完课就要去配合曲欣霂的拍摄工作。江效安自然也没有闲着,表演课堂堂不落地去。

“沈御。”江效安叫他。

历时一个半月,微电影剧情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场。

晚上除了江效安,宿舍其他人都去了酒吧。

要是平常遇到这种事儿,江效安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今天他却异常安静。聂华以为他俩还在闹别扭,冲沈御使眼色,沈御却避开了,当作没看见。

江效安坐到桌前吃饭,沈御坐在自己的铺上,长腿抻直,摆在路中间。

喜欢沈御的那个女生和江效安的课程表差不多,她开始频频找到江效安,想江效安帮她送东西说说好话。

沈御是最早回宿舍的,十点多就回来了,江效安关了灯在被窝里玩手机,沈御把灯打开随口一句:“也不开灯,费不费眼睛?”

“没带你一起?”

本以为可以维持朋友的身份走下去的,可现在还只是有人给他送礼物,自己就按捺不住……沈御忍不住嘲笑自己。

江效安想象沈御跟着一帮人在舞池瞎晃的情景,没忍住笑出声来。

吃过火锅,从店里出来,天色要暗不暗,大家带着一身火锅味商量着再一起去唱个K、逛个街什么的。江效安和沈御走在最后面,走着走着两人的距离就一点点缩短了,胳膊碰到胳膊,手指蹭过手指,最后牵在一起。

两个人都不知道如何回到从前,这明明是一句玩笑话就能一笔带过去的事儿,但他们似乎都不愿意这么做,于是就僵持着。

周末早上沈御不再叫江效安起床,江效安睡到了快中午才醒来。窗帘没有拉开,宿舍里冰凉,他坐在床上心烦意乱,抓一抓头发起床了。

所以第二天他把礼物退回去,那女生问他不可以试试吗,沈御说:“我现在有喜欢的人。”

沈御在这时候走过来,女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笑嘻嘻地跟沈御打招呼。

那抹浓重的墨色始终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沈御见他还站在原地,以为他不舍得走,眼神更冷了,声音都透着冷漠:“不上楼吗?”

江效安的脸上还留有沈御指尖的温度,他显得有些慌乱地开口:“好啊,那谁请客?”

江效安觉得手中的礼物袋仿佛有千斤重,他甚至迈不开脚走一步。

“还玩着呢。”

回了宿舍,江效安把礼物递给沈御:“给你的。”

街上人头攒动,两人的心念着彼此,无声且深情。

舞蹈室平时没人,江效安又是撒娇又是说好话的,才从老师那里求来了钥匙。

这天晚上,她不知从哪里要来了江效安的电话号码,给他打电话让他下宿舍楼,说自己就在楼下等他,还说“是不是兄弟就看这一回了”。

——沈御。

两个人都各怀鬼胎,这一拍头,让彼此都愣住了。

女生挺遗憾,但大学嘛,这种事常有的,她倒没有多伤心,只是沈御说自己有喜欢的人,这一点让她挺惊讶的。

江效安最近总听到类似的问题,已经麻木,随口说:“他们出去玩了。”

这半月来的隐忍挣扎都随之崩塌,他一想到江效安会和其他女生在一起……他想都不愿意想。

沈御说不好自己的心情,他本以为自己只把江效安当作了兄弟,非常要好的朋友。可看着他的眉眼,他的唇瓣,那种躁动又分外真实。相比起朋友,他更想亲吻他,把他拥在怀里,抚摸他的耳垂,看他眼里翻起波澜——那波澜最好也是因他而起。

沈御把饭放桌上:“还没吃饭吧?”

这最后一场也正好是最后一幕。

曲欣霂义正言辞:“A!A!”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