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异变

“我靠!”

苏童狠狠地一砸方向盘,他不过是出了一下神,发了一下呆而已,怎么就撞到人了

幸好刚才的速度不快,希望那个女孩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平静了一下心绪,苏童开门下车……一辆摩托车翻倒在车前,显然是损伤得非常严重,他快步来到那个女孩身前,只见她像只小猫似的蜷在那里一动不动。

幸好她的头部戴着头盔,应该是受到的震荡不太激烈,只是……苏童发现女孩的手放在一叠木片上,流了不少的血,看那些木片的模样应该是一个花盆,只是被摔碎了,碎木片将女孩的手扎破了。

顾不上太多,他先掏出手绢将女孩的手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然后才轻轻唤道“小姐,小姐,醒一醒!”

女孩依旧没醒,苏童想了一下,弯腰抱起那个女孩,将她小心地放进车里,然后开车拐出了街口……一阵鸟啼声响起,苏童将耳机塞在耳中,按下接听键“妈,我在开车,有什么事情说吧。”

“你爷爷已经来大连了,刚刚在医院住下,你先过来吧。”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嗯,哪个医院嗯,好的,嗯,我挂了。”苏童停止通话,车子灵巧地一转,驶入快车道……

大连中心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女孩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六识渐渐地恢复……她感觉自己刚才像是在受刑,不仅受到冰火的炙烤,而且全身的骨肉似乎都被拆了重组似的,而且脑袋里充盈着无数乱飞乱舞的付咒印诀咒语药物植物等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与她原本的记忆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再也忘不掉。

“这是什么地方”慕容纤纤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大片刺眼的白,浑身黏叽叽的十分难受。

“啊呀,纤纤宝贝,你总算是醒了,吓死我了!”

上方出现一张表情丰富的笑靥,眼中充满了惊喜。

“飞儿宝贝,这是什么地方你不是回家了吗”昏迷前的景象开始陆续在她脑海中显现,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只五色大鸟……嗯,那只鸟好像还有一个人脑袋。

“这里是医院啊,你出车祸了,还好那个家伙不算黑心,在你的电话里查到了本小姐,于是我就过来了……”

飞儿的语速较快,不过慕容纤纤还是将需要听明白的事情都听明白了,那个姓苏的人在另一间病房正看望他的一个住院的亲人,但他已经留下了钱和联系电话。

“哎呀!小小怎么办”慕容纤纤突然想起了弟弟,猛地一挺身坐了起来。

“唔,臭死了!你都成臭宝贝了!”

飞儿捂着鼻子“你不会被撞得失禁了吧”

“胡说什么呢”

慕容纤纤也闻到了身上的那股子怪异的味道,她连忙将被子掀起……裤子干干爽爽的,没有失禁,但异味依然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地抬起双手……左手缠着一道绷带,右手……皮肤表层像是沁出了一层油脂,异味似乎就是这层油脂发出来的,但小小的目光只在那层油脂上扫了一眼,目光便落在另外一件物品上在手腕上套着一只色泽火红的镯子。

这是一只非常漂亮的镯子,非金非玉,上面带有木质的纹理却又像是有流动的火焰,触摸上去有一种温温暖暖的感觉,十分舒服……慕容纤纤当然清楚自己没有这种首饰,可它又是怎么跑到自己手上的呢而且她还隐隐有种感觉,这只镯子似乎和她有某种奇妙的联系。

“小小现在有雷阿姨照看,我已经跟她联系好了,不会有事,你现在的损失是摩托车和那个木头花盆……噢,还有你手上的伤,不过他留下的钱应该可以弥补了。”

“我手怎么了”她这才想起左手还包着绷带呢,貌似没什么感觉的。

“受伤了呗,听说是被花盆的碎片扎的,医生说你头部没有受到什么撞击,留院观察几个小时再说。”

“有什么可观察的我现在很健康,最需要的是洗一个热水澡。”

她三两下将手下绷带拆除,举在面前晃了晃……皮肤晶莹,哪有丝毫的伤口

“哎……”

飞儿阻止不及,慕容纤纤已经将手上的绷带拆了下来,待她看清上面并没有伤口的时候,也是一愣,这是搞的什么飞机

“呵呵,让我看看有多少钱。”

慕容纤纤抓起旁边塞着的几张钞票“搞没搞错,我被撞了一下才给大张”

“不少了,连赔你摩托车外带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亏你还自称武功了得,大活人竟然往车上撞,我看这中华武术迟早要在你这种人手里失传!”飞儿见她没事,心里顿时放下心来,开始调侃起来。

慕容纤纤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少林棍法再精,也抵不住打闷棍的,这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与功夫水平无关。喏,这是给你的夜班看护费,买糖吃去!”

她抽出一张红色大钞,迅雷不及掩耳地塞进了飞儿的领口,顺手还在那滑嫩的肌肤上摸了一把。h://.h./

“要死了,你竟然敢调戏我!”

飞儿也顾不得纤纤身上臭了,两个女孩嘻嘻哈哈地闹成了一团,幸好急诊室里没有其他病人。

“安静!”

门口响起一声压抑着怒气的喝斥“这里是医院,想闹的话去外面!”

“对不起!”

两个女孩立即停止了嬉闹,颇为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门口那个凤眼圆睁的小护士……貌似年纪也不比我们大多少嘛装什么马列主义老太太!

“看来恢复的不错,不用住院观察了,不过你回去之后最好洗个澡。”

护士捂着鼻子,一转身离开急诊室,一边还低声嘀咕“奇怪了,又没失禁,哪来的臭味看这女孩挺漂亮的,怎么这么邋遢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澡了。”

“……”慕容纤纤顿时满头黑线。

“呵呵……”飞儿捂着嘴低笑。

“笑什么”

慕容纤纤瞪了她一眼“快走啊,先帮我把车找回来。”

“车都撞坏了,反正钱已经赔了,再买辆新的呗。”

“笨啊,修一修还是可以骑的,这一下几个月的房租不用愁了,还可以给小小买些好吃的。”

“对了,这还有那个人的名片,说是以后有事联系。”

“钱货两讫,有什么好联系的。”一张纸片飘然落下。

“那你是什么货”

“你才是货呢……”

笑声渐渐远去……苏童匆匆的跑进急诊室,床上已经没有人,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异味,他四下环顾,发现了地上的名片,心中莫名地松了口气。

“你是送那个女孩过来的司机吧”

一个护士走进急诊室看了他一眼,显然对这个帅气的大男孩颇有好感“放心吧,她没什么事情,已经和她的朋友离开了。”

“噢,谢谢!”

苏童想起楼上的病人,又连忙离开急诊室。

“可惜还是个大正太,要再大上几岁,就可以请客吃饭了……”女护士看着他的背影,很是发了一会儿花痴。“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贱人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又或者成为一些变态老男人发泄的对象,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请退出转码页面,

为您提供大神曾经的青柳的驭香最快更新

异变免费阅读.https://www.miaokanw.com